首頁|滾動|國內|國際|運營|制造|監管|原創|業務|技術|報告|測試|博客|特約記者
手機|互聯網|IT|5G|光通信|LTE|云計算|芯片|電源|虛擬運營商|移動互聯網|會展
首頁 >> 必讀一 >> 正文

5G基站建設者自白:建設中的困難和挑戰能講3天3夜

2019年10月28日 07:19  經濟觀察報  

原標題:5G基站建設者的自白:被誤解、被攔截⋯⋯建設中的困難和挑戰能講3天3夜

作者:王雅潔

“如果給我機會,讓我講這座5G基站建設過程中的困難和挑戰,我能和你講上三天三夜。”

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距離夏小妹統籌負責黃鶴樓景區5G綜合解決覆蓋工程,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。

再鉆進去一點。

2019年8月的某天深夜,湖北省武漢黃鶴樓景區,歷經白日游客熙攘的盛景之后,陷入靜寂。

一名身形瘦小的施工人員,拖拽著沉重的材料,駐足黃鶴樓一層大廳內,抬頭仰望。

他來自中國鐵塔湖北分公司,是黃鶴樓景區5G覆蓋工程的參與者之一。身后的同事正在為他準備登上夾層的裝備,之所以選中他,與他的體型不無關系。

這座歷史悠久的“天下江山第一樓”,造型特別,進來的施工人員稍不留意,便會損傷樓體文物。

上述施工人員曲起身體,小心翼翼地探頭,找到很小的一個孔,屏氣鉆進去,全程保持著半趴的姿態,只待找到合適的支撐點,便立馬往里面塞線。“小心!”郭軒注意力高度集中,緊張不已,時刻提醒著頭頂的施工人員,千萬不要踩壞這座5A景區的珍貴木質建筑。

使勁勾!瘦弱的施工人員繃緊肌肉,蜷縮在只有20多公分的逼仄空間內,一點點往里送線。

與郭軒同樣心懸胸口的,還有周文,以及夏小妹。

這三人,有著共通的身份,那便是上述5G工程的項目經理。而夏小妹,是出現在施工現場的唯一女性。

對于她來說,武漢是開啟她通信事業的寶地。“在這大學畢業后,我便進入中國移動工作,做網絡測試和優化,后來還親身參與基站維護,包括現在來到鐵塔,參與基站一線建設。”夏小妹已經入行了15年:“我這一幫兄弟們,吃過的苦可多了!”

她口中的“苦”,便包括上述夜間施工。

因為不能影響景區的日常運作,5G基站的所有建設流程,均不能見光,更不能搶占游客的正常游覽時間,夜間施工成為了必然選擇。

還有炎熱,身為中國四大火爐城市之一的武漢,時至8月,依舊酷熱難耐。

可否等到天氣涼爽再動工?5G基站建設的項目經理和一眾施工者們心中清楚,不能等。

2019年五一期間的場景浮現眼前:粗略統計顯示,約有2萬余人擁堵在黃鶴樓景區南門入口處,原因在于景區內手機信號不好,網絡購票的游客無法完成認證入園。運營商和景區的投訴電話一時被打爆。

短短幾月后,十一長假近在眼前,運營商和景區的相關負責人焦心不已,5G基站建設,勢要馬上成行。

馬上成行的背后,是特殊技術場景搭建的高難度,以及工期緊迫的工作壓力。抗下這些擔子的,是中國鐵塔的一眾5G基站項目建設者。

除去夜間施工,還有肩扛背挑。夏小妹對此記憶深刻:“我嘗試扛過天線,還有電池,特別的重。”

在這樣一個景區內,機械化工程運作失去了用武之地,囿于景區特殊地理環境的限制,大型工程車一旦進入,便容易壓壞景區內的天然石塊,給自然環境帶來不可挽回的經濟損失。

基于此,這項關乎至少2萬余人手機使用的5G覆蓋工程,回到了近乎原始的操作狀態,放棄機械化工程車的輔助,一切靠人力完成。“你看到那里了嗎?這是我們純人工,通宵挖了5個晚上挖出來的。”郭軒手指著隱匿在景區茂密樹林中的基站一隅說道。“隱匿”,是參與上述5G基站項目建設的關鍵詞。在夏小妹進入湖北鐵塔以來,經手過的8111個5G基站建設項目中,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項目,是在夜間悄然完成的。

10月15日,一名參與建設的人員笑稱:“我們像不像夜行俠?”

揮汗如雨。“您再看一下,這個方案的設計還有哪些問題?”夏小妹頂著7月的烈日,記不清這是第幾次登頂黃鶴樓,和景區相關負責人等,共同商議專門為黃鶴樓景區定制的5G綜合解決覆蓋方案。

夏小妹從沒想過:“難度會這么大。畢竟剛開始做設想和信號測試時,并未出現過如此多的問題。”

2019年6月,夏小妹懷揣著5G綜合解決覆蓋方案第一稿,興沖沖地來到黃鶴樓,以為和既往設計過的場景并無巨大差異。令她些許低落的是,第一稿被打了回來。

理由是景區的特殊技術場景所限。例如只考慮信號覆蓋的滿足,高塔林立,便會破壞風景勝地的美感,可是如果傾向考慮風景樣貌,信號優化的目標又不能實現。

夏小妹抓耳撓腮:“這需要找到一個非常好的平衡點。”

為了找到這個平衡點,負責方案設計的項目經理,以及夏小妹,一遍一遍修改,一趟一趟往返于公司與景區之間,尋求可行的操作路徑。

這群5G基站項目建設者不曾想過,最終這份一致通過評估的方案,前后需要經歷幾十次的修改。

10月15日,當記者跟隨國務院國資委新聞中心“與共和國共成長——新媒體走進新國企”之“5G進行時”組織的采訪活動,來到黃鶴樓現場,提及建設的詳細過程及方案商榷的更多細節時,夏小妹沒有繼續展開,她執著于讓記者與其玩一個小游戲,尋找他們的團隊建設的5G基站究竟藏在景區何處。

不到一個小時的交談中,夏小妹說了無數次“藏起來”這個詞:“能藏起來的就藏起來,不能藏起來的就弄一顆美化樹。”

順著她手指的方向,一片繁茂的景區樹林中,隱匿著一片近乎以假亂真,攀爬著藤蔓的美化樹。對于非藝術出身的5G基站建設項目經理們來說,搞出這樣一片美化樹,是一個頗具大膽的想法。

和4G相比,5G頻段高,信號穿透性差,發射距離更近,基站密度也會更高。與此同時,基于景區場景的特殊性,密度更高的基站,不能破壞自然環境。

又要建塔,又要美觀,究竟該怎么辦?萬般無奈之下,“干脆我們自己造棵樹吧。”

這群5G基站建設者的創意不止于此,等到冬季來臨,他們還會把人工美化樹上的藤蔓換成別的顏色,如果天然樹木的綠葉轉黃,他們便考慮把藤蔓的葉子也一片片悉數換成黃色。

又隱匿又巧妙,這一切的細巧心思,均出現剛剛過去的6月-9月的晝夜交替當中。

辛苦嗎?值得嗎?有可觀的經濟回報嗎?

身為后勁崛起的新國企成員,中國鐵塔的成長方式更為市場化,即便是這樣,參與5G基站建設的人員,薪酬水平也遠不及純市場化企業。

夏小妹依舊喜歡這份工作,因為能接觸到“改變社會”的信息。在她的眼中,未來的5G要飛得很高,而她扮演的角色,正是為5G飛翔,提供基礎載體的人。

焦灼

不是每一個5G基站建設,都如黃鶴樓5G基站項目建設一般,最終迎來竣工。

被誤解、被攔截、被打。

這是鐵塔5G基站建設者不久前曾經歷過的事。原因聚焦為“基站有輻射”、“沒交納高額物業管理費不能建基站”等等。

其實,回到2G建設的發展年代,那時候的居民,曾敲鑼打鼓歡迎過基站建設者,免費幫忙扛著施工材料進入居民區。

可是,隨著市場化的演變,行業競爭日趨激烈,在個別小區內競價入場,價高者得的戲碼,不時上演。

在提速降費的關口,電信企業的收入和利潤正在雙降,未來國內建設5G的積累和資金實力令人堪憂。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上述5G基站建設者的這些想法。

中國鐵塔通信技術研究院院長竇笠能夠理解。

竇笠認為,未來室內將是5G的主要應用場景,而5G室分建設將面臨兩大難點:一是建設規模大、投資高;二是入場、協調、實施的難度更大,不僅工程實施上存在困難,也存在入場成本高、入場難等問題。

為了解決統籌共享的難題,鐵塔內部的一些5G基站建設項目經理,練就出了愈發熟練的溝通本領,比如今天和小區物業維系部門的人促膝長談,明天再和業主協調場租費的問題。

事實上,除了自身的努力,身處市場化競爭環境中的5G基站建設者,需要的更多。

這其中包括地方政府的扶持。

以山東為例,該省已經將移動通信基礎設施納入強制性規劃,提前做資源預留,為5G基站建設的管道、機房等提供支撐。

湖北省亦將5G建設納入重點督辦協調,恩施、黃石、襄陽、咸寧、孝感、十堰、黃岡等多個市州政府發文支持加快5G建設。

這樣的消息令夏小妹欣喜,也讓夏小妹的同行欣喜。

她并沒有真的給記者講上三天三夜。截至目前,中國鐵塔湖北分公司已支撐三家電信運營商累計新增基站12.2萬個,基站總數達到23萬個,四年多來的通信基站建設量超過行業過去30多年的建設總量,新建站址共享率達到89%,累計減少鐵塔重復建設3萬個,相當于節約行業投資約60多億元,減少土地占用約1500畝。

對于夏小妹來說,中國鐵塔全量承建5G基礎設施建設的工作之后,如她一般的5G基站建設項目經理,工作壓力陡增,夜以繼日,沒有更多的時間閑聊。

周文亦是如此。在他眼中,5G未來對于其的意義和成就感,是將在結束了24小時晝夜連軸轉的工作之后,選擇乘地鐵回家,打開在線播放的視頻,會心一笑。

他所乘坐的地鐵手機信號覆蓋,會得益于將來新建的武漢地鐵5G基站,而這個基站,將由他自己,以及無數個和他一樣身份的5G基站項目建設者構建完成。

編 輯:值班記者
免責聲明: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,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,請讀者僅作參考,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,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相關新聞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人物
分享通信董事長蔣志祥:積極為“5G世界看中國”努力奮斗
精彩專題
MWC19 上海 - 智聯萬物
2019年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大會
中國電信5G創新合作大會
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
CCTIME推薦
關于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聯系我們 | 隱私聲明 | 本站地圖
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© 2007-2017 By CCTIME.COM
京ICP備08004280號 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
公司名稱: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未經書面許可,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、鏡像
重庆极速时时官方开奖结果